当前位置: 首页>新闻中心>西藏新闻

平凡的岗位  不平凡的坚守

作者: 编辑: 发布时间:2021-07-15 16:35:09


把平凡的事情做好就是不平凡,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就是不简单。颜付建,1968年出生在四川仁寿县,1987年冬入伍来到西藏高原的江孜边防某部,198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新兵第一年,他就当上了炊事班长。莲花白、土豆、白萝卜,被人戏称为西藏的“三大名菜”,连队一到冬季,餐桌上便是充满了铁屑味的罐头和“三大名菜”,由于烹调方法简单,战友们日久生厌,没有食欲。颜付建看在眼里,急在心上,他终日琢磨怎样使战友们吃饱吃好,为此,他特地利用出差的机会到日喀则、拉萨等地拜师学艺,和炊事班的战士一齐开动脑筋,换着花样做饭菜,将连队伙食搞得红红火火,战友们不仅吃得满意,而且连队的伙食帐上还有节余。颜付建还带着炊事班的战士,利用休息时间把连队后面的荒地一点一点的开垦出来,种上蔬菜。冬季,他又带领炊事班战士发扬艰苦奋斗精神,冒着寒风,用乱石、土块修建成了30余平方米的温室,基本上解决了官兵冬季吃新鲜蔬菜的问题。

初春的西藏高原,依然寒气袭人、滴水成冰,连队水井里的水浑浊不堪。颜付建向连队领导建议淘洗水井。连领导望着窗外厚厚的积雪,忧虑地说:“这个天气能淘洗吗?”颜付建坚定地回答:“我带一个班的战士去淘洗,不能让战友们饮用不卫生的水。”于是,他带着10多名战士来到井边,冒着凛冽的寒风,一桶一桶将井水抽干后,他顾不得歇息,便推开争相下井的战士们,抢先下到了5米深的井底。他弯下腰,呼吸立刻急促起来,待到将一筐筐淤泥和杂物托出井口时,只觉得头晕目眩,手脚冻得象刀割,浑身瑟瑟发抖,战友们劝他上岸休息,大家轮换下井,可他却笑着说:“没关系,我一个人就能完成”。淘洗完后,战友们把满面青紫、衣服上结了一层冰的颜付建拉上来后,井底立刻渗出了清澈的水。熟知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乐于助人的热心肠。他的家庭困难,但他经常拿出钱来支援有困难的战士。炊事班长叶茂军家里突遭火灾后,他毫不犹豫地拿出仅有的津贴让叶茂军寄回家。连队附近的江孜县紫金乡7组60多岁的扎西和他80多岁的老母亲相依为命,母子俩都年事已高、体弱多病、生计十分艰难,颜付建就主动带着全排战士为他们劈柴担水、收播青稞,还时常买些生活用品去探望。为使老奶奶摆脱孤独感,他和排里战士凑钱给老奶奶买了一台收音机。当老奶奶第一次从收音机里听到藏戏时,高兴地热泪盈眶。

1991年底,颜付建作为优秀士兵、军事训练尖子被破格提拔为少尉排长,担任连队的军事训练教员。于是他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,工作更加认真负责。一次,他带着官兵搞单兵综合演练,800米的运动基地,放置了14种障碍,却要在15分钟内完成全部战术动作。为了使战士们能尽快掌握通过障碍的要领,颜付建反复为战士们示范,突然他头上直冒冷汗,脸色惨白,用右手紧紧压住胸部,战友们劝他去医院检查,他只是淡淡地说:“是感冒了,吃完药就会好”。训练结束后,他悄悄到江孜县人民医院,医生诊断说:“你的病很重,具体情况还需要你尽快住院做进一步检查治疗。”他却恳求医生开了点药后便返回了部队。

1992年  9月,军分区组织的加强步兵连实弹进攻、防御演习在颜付建所在的部队进行。颜付建所在的排被确定为主攻排,他带领负荷都在40公斤以上的主攻排从营部紧急出动,跑了5公里后,便开始组织进攻。在占领海拔4600米冲击出发阵地时,剧烈的高山反应和过度劳累,使很多战士难以支撑。颜付建此时也不例外,肝部揪心般的疼痛,腊黄的脸上淌满了冷汗,一阵晕眩中,他紧紧地用一只手托住头,一只手抱着枪托抵住腹部,然后弯着腰,第一个冲上了阵地,圆满完成了演习任务。在这次演习中全排受到了嘉奖,还涌现出4个神枪手,两个投弹能手。剧烈的疼痛使他无法继续在训练场上训练,战士们把他送进了医院,他被确诊为肝癌晚期,11月20日19时56分,他溘然辞世,时年24岁。江孜边防某部为颜付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,将他安葬在日喀则烈士陵园。颜付建虽然没有倒在硝烟弥漫的战场,也没有最后冲杀的呐喊,但他坚持把平凡的事情做好、把简单的事情做好的精神却在雪域高原无数官兵中传承。

(本故事文字由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提供)


无障碍服务 无障碍